我內心非常希望這篇文章不是真的, 若是真的, 那就代表台灣現在當權的政府是無能的. 難道我們需要像韓國一樣發動反政府的示威遊行, 政府才會"硬"起來嗎!!

  1. 資料來源: 商業周刊
  2. 國際話題
  3. 全球話題
  4. 完整揭露 美國牛真相

 

一紙議定書,即將決定二千三百萬台灣人的命運? 

今年十月二十二日,美國華盛頓,中華民國駐美代表袁健生,與美國在台協會執行理事施藍旗(Ms. Barbara J. Schrage),簽訂了這紙「台灣美國牛肉議定書」。 

這紙契約,二十項條文,全用英文撰寫,根據此約,最快,十一月中旬,美國帶骨牛肉、牛絞肉與牛內臟即將登台!這代表,狂牛病的致病因子--異常普利昂蛋白(PrPsc),可能進入台灣! 

國內狂牛病權威、高雄長庚榮譽副院長陳順勝指出,一不小心,這種「潛伏期長達七年、在土壤中三年還有活性,要用攝氏一千度高溫,連續燒三十分鐘才能殺死」的異常普利昂蛋白,可能入侵人體、土壤、家畜等,造成不可逆的生態惡果。 

既然後果「不可逆」,我們要如何面對這紙合約?首先要認清,這是一紙不平等條約。 

最大的不平等在於:日本只允許「二十個月齡以下」的牛隻進口,台灣卻是「三十個月齡以下」。差別何在?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規定,三十個月齡以下牛隻可出口,「但實務上,三十個月齡以下牛隻,仍有檢測出感染含普利昂蛋白的例子。目前只有二十個月齡以下的牛還未被檢測出來。」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指出。 

不僅如此,日本以其全球研究狂牛病最先進的技術為後盾,與美國談到的條件是,每一頭進口到日本的美國牛都要接受檢測,而台灣的條件卻是,每兩千頭,才檢查一頭,可檢查比率僅○‧○五%。 

尤有甚者,為了避免牛肉進口至海關時受感染,日本的檢疫方式為,派員赴美國檢查每一頭牛的狀況,而且由美國付費。 

陳順勝說,這就是「決戰境外」。「引發狂牛病的異常普利昂蛋白,就算你不吃,只要含有這個致命因子的牛肉進到台灣,就可能進入台灣的食物鏈裡。」而且,一旦美國牛肉在台灣海關被檢測出異常普利昂蛋白,台灣馬上就變成疫區,而台灣衛生署提出所謂的「三管五卡」的措施,根本無法防堵這種可能性。而日本的「決戰境外」方式,則可以阻絕狂牛病因子進入境內。

此外,日本從牛肉屠宰的方式、溫度、器具都規定得一清二楚,但這些在台灣文件上卻付之闕如,日本更規定腦、脊柱……,等危險物質得一一去除,但這些危險牛隻部位,卻列在進入台灣的牛肉名單上。 

與日本比,台灣像是次等人;比歐盟,其也僅進口二十四個月以下的美國牛隻。再與韓國比,韓國開放美牛同時,至少還明確換得了美國同意停止減駐韓美軍的數量、韓國人到美國逗留三個月以下可免簽證等優惠。台大法律系教授姜皇池認為,在「台美議定書」的二十項條文中,第三項條文等於放棄在第一時間保護國人之權利。 

根據該條文,當美國發現狂牛病時,台灣無權禁止美牛進口,須由美國進行調查,再以美國調查報告作根據,經世界動物衛生組織決定,台灣才能禁止進口。 

即便衛生署長說,「只要國內出現一個案例,馬上停止進口,」但在此條文下,別說發生一例,縱使發生一百例,且可證明是美牛引起,台灣仍「無權利」禁止美牛進口,一切端視美國善意,交由國際組織決定。 

因此,這紙契約最大的荒謬,就是政府官員從一開始,就把台灣人的生命安全,放在一個不平等的條件中談判:比日、韓、歐盟都差的待遇、由美國主導的進口權。 

這難道是小國的宿命嗎? 

國與國的談判,就像開啟一場戰爭。要贏得戰爭,先要清楚戰略目標。以美牛談判來說,我們的首要目標是國民生命安全,或是其他利益?從結果論斷,顯然,政府談判時未將國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 

此外,談判團隊一開始就設定「韓國模式」。「韓國是全世界第一個接受三十個月齡以下,且全牛進口的國家,為什麼我們要去拿這樣的標準做為談判的底線?」陳順勝不解的說,「為什麼不以更嚴格的日本模式為談判目標?」

 

這紙與美國簽下的不平等議定書,台灣可以扳回一城嗎? 

國安會秘書長蘇起立場強硬:「現在要重啟牛肉談判不是不可能,但會嚴重影響國際信譽,以後就沒有國家願意跟台灣談判。」他更宣示:「我認為(台灣美國牛肉)議定書的效力,高於法律。」 

政府四大謬誤,請說清楚 

然而,一項證據,一個例子,足以戳破此說法。 

證據來自我們找到二○○六年一月十一日,立法院通過的一項主決議:衛生署若要進口美國牛肉,得「向本院衛生環境及社會福利、經濟及能源、預算及決算委員會聯席會報告經同意後,始得開放進口。」也就是說,衛生署要取得立法院同意,才能進口美國牛。 

所謂的主決議,形同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法案。這是三年前,扁政府開放美國牛肉進口時,立法院為監督政府所立下的決議。而十月份簽訂的台灣美國牛肉議定書,卻由衛生署自行公布,未經立院審核,違反當時決議。 

「如果議定書的效力可以高於法律,那我們還要立法院做什麼?」一路關心這項法案的立法委員黃淑英說,「蘇起不顧國內民意,我們要求他重新談判,他連試都不試,就說不可能!」「他究竟是哪一國的官員?是台灣的?還是美國的?」 

台大法律系教授姜皇池的見解,《條約及協定處理準則》第十條:「協定應於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備……並應於生效後,送立院查照。」此議定書是行政機關與外國政府所簽協定,程序上並未經國會審查、議決、總統批准與公告程序。 

因此,台美牛肉議定書並非法律,僅有「法規命令」效力,更遑論高於法律。 

契約可逆轉的例子,則來自韓國。去年四月十九日,韓國開放美國全牛進口,導致百萬人民上街頭抗議。兩個月後,在民意的壓力下,美國讓步了,韓國代表與美方重啟談判。

 

創作者介紹

mamia

mam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illbine
  • 這篇文章我看過~
    寫的讓人讀起來像在看「恐怖小說」一樣~
    會讓人不寒而慄~
    另外,去年3/22,那傢伙當選後,我早有預感:
    以後的鎮虎會很無能,只是,無能到超出我所想像的境界!
    唉!看來,台灣以後會被搞的越來越糟,我再想:乾脆移民到新加坡好了..... :P
  • 穎潔
  • 安安^^ 和你分享一篇網友整理的資料~

    馬扁很大----美國牛真相Q&A

    Q: 請問吃美國牛內臟絞肉得到狂牛症的機率只有百億分之幾嗎?
    A: 錯,絕對不只這樣。衛生署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計算得病機率的依據是:美國只有過三頭病牛,但這個依據不可能是正確的,因為:
    1. 受到感染的牛在被檢驗出狂牛症之前就被宰殺了。感染狂牛症的牛通常要等到兩歲以後才能被檢驗出來,但是「比較年輕的牛隻是會被傳染而且具有傳染力的,然而牠們在開始出現症狀前就會被宰殺供人類食用了。」(Greger, 2003, http://www.organicconsumers.org/madcow/greger123103a.cfm)
    2. 美國使用錯誤的統計方法。不像日本全面檢驗每一隻牛,美國政府從未對美國牛進行全面普查,連強制性的隨機抽檢都沒有,而只檢查由業者自行採樣與提報的牛隻。(參閱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狂牛症諮詢委員會會議紀錄, 2006, http://www.fda.gov/ohrms/dockets/ac/06/transcripts/1006-4240t1.htm)
    3. 美國企圖隱匿狂牛症疫情。「Lester Friedlander先生是美國農業部的前任獸醫員, ...他說,在1990年代初期,當他向美國農業部的首席病理學家提及狂牛症時,發生了下列的對話:『Lester,如果你發現了狂牛症案例,請答應我一件事情?』他被如此問道。他回問:『答應你什麼?』『答應我你不會告訴任何人。』Friedlander先生說他願意接受測謊來證實他的故事。他的結論是:『一旦我聽到他這麼說之後,我就明白了這整個牛隻檢驗作業只不過是個笑話。』」(Egan, 2005, http://www.healthcoalition.ca/usabse.pdf)

    Q: 請問如果我只吃30個月齡以下的美國牛內臟絞肉就安全了嗎?
    A: 錯,雖然感染狂牛症的牛通常要等到兩歲後才會發病,但沒有發病、看似健康的牛也會有狂牛症。美國發現的第一頭狂牛症病牛,就是一隻看似健康的牛,之所以會被送去檢測,完全是巧合,美國農業部人員還企圖阻止牧場員工爆料。(Bonne, 2004, http://www.msnbc.msn.com/id/4198248)

    Q: 請問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人吃美國牛肉而感染狂牛症嗎?
    A: 錯,美國第一位被證實因狂牛症致死的病患於過世前在美國住了十幾年,吃了十幾年的美國牛肉。(參閱Falco, CNN, 2004, http://edition.cnn.com/2004/HEALTH/06/21/madcow.patient) 此外,有許多美國人可能已潛伏感染狂牛症但尚未發病,或者已發病但沒有被提報,因為有學者研究指出美國可能有許多被診斷為自發性海綿狀腦症的病患其實是狂牛症所導致的,但此病極易被誤診為阿茲海默症,而且,「美國疾病管制局並沒有實施全國性的規範來要求醫師與醫院提報此病的病人。」(Mitchell, 2003, http://www.rense.com/general47/spor.htm)

    Q: 請問國際議定書可以不必經過國會或人民的同意就生效嗎?
    A: 錯,例如美國在柯林頓政府時代,美國政府代表在日本簽訂的「京都議定書」(用來管制各國二氧化碳排放量的約定)因為被當時的美國參議院否決而沒有在美國生效。

    Q: 請問政府實施「三管五卡」能阻止美國牛內臟絞肉流入市面嗎?
    A: 錯,美國牛內臟絞肉不會出現在市面上,但會出現在「市面下」。一旦合法入境後,能以各種魚目混珠的方法進到消費者口中,反正潛伏期很久,消費者吃了之後,並不像急性腸胃炎會馬上發現。等過幾年發病之後,已經無法確認因果關係與追究商家責任了。

    Q: 請問如果我選擇不要吃美國牛內臟絞肉就安全了嗎?
    A: 錯,不要以為你還有選擇。美國牛肉與臺紐澳牛肉無法輕易分辨,美國牛骨可被店家拿來熬湯,美國牛內臟絞肉更能混入各種加工食品(例如火腿、貢丸、素料等),或者被製成飼料餵食台灣牛、豬、雞、鴨、魚進而污染台灣食物鏈,一旦污染物質被拿來施肥則會污染土壤,連吃青菜都會有事。此外,狂牛症變性蛋白更已被證實會經由人與人之間的輸血傳染,使得整個醫療體系皆暴露在風險之中。

    Q: 請問我能改變這一切嗎?該怎樣做才能保障自己的權益呢?
    A: 對,可以的,你可以要求地方選區的立法委員否決美國牛肉議定書,你可以加入消基會要求政府重啟談判的公投連署(第二階段需要約87萬人連署),你可以參與相關街頭運動以展現人民的聲音(2008年南韓政府即因民眾走上街頭而與美國重啟談判),你可以將你現在看到的這份資訊跟更多人分享。